新东方净利下滑高途由盈转亏:“双减”后头部教育公司转型“内卷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21-09-27  浏览 次  

  净利润同比减少35.2%——新东方(EDU)姗姗来迟的财报成为教育企业“双减”下的一个缩影。

  9月25日,新东方发布了截至5月31日的2021财报显示,净利润为2.3亿美元,同比下降35.03%,在还有2020年暑假、寒假的情况下,新东方的业绩还过得去,业绩更为惨烈的还有高途(GOTU)与有道(DAO),高途截至2021年6月30日Q2净亏损为9.19亿元,有道2021财年Q2净亏损则为5.24亿元。

  随着教育监管政策层层加码,以K12为主营业务的教育公司两级分化,一边是有公司撑不住而倒下,如巨人教育、昂立英语;一边是有能力的公司不得不快速转型,要么“回归”曾经的主业,要么切入全新赛道。

  9月25日,新东方发布了截至5月31日的2021财报显示,营收为42.77亿美元,同比增长19.5%;净利润为2.3亿美元,同比下降35.03%,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3.34亿美元。

  其中,新东方来自K12课后辅导、备考和其他课程的收入为36.67亿美元,占总收入比例为85.8%。

  新东方在财报中提及,近期国内关于民办教育、课外辅导行业发布的一系列监管政策,已经使新东方的业务、财务状况、经营业绩和前景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7月2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双减意见》,坚持从严审批机构;严禁资本化运作;建立培训内容备案与监督制度;学科类收费纳入政府指导。其中具体要求有,严禁超标超前培训,严禁非学科类培训机构从事学科类培训,严禁提供境外教育课程;严格执行未成年人保护法有关规定,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

  此后,‍各地开始落实,北京市则走在前列。早在8月19日,新东方方面就曾表示,“为遵守北京措施,本公司已停止在北京周末、国家法定节假日及当前学校放假期间提供学科类校外培训课程。从历史上看,该等时间段内学科类校外培训课程的收入占本公司学科类校外培训业务收入的大部分。”

  截至2021年5月31日,新东方在108 个城市拥有122所学校和1547 个学习中心。

  记者从诸多家长及实地走访中了解到,目前的北京的教育机构均按照相关规定,仅在周一至周五进行课外辅导,且时间不超过晚上8点30分。

  《华夏时报》记者以家中一年级学生要进行数学报班辅导咨询新东方一名程姓老师,该老师告诉记者,依据成绩有两种班型可以选择,一种为精进班,另一种为志高班,但都是依据学校的进度辅导,提高班只是讲授的题型和数量比精进班更多一些,拓展更多一点,授课时间在周中18点至20点。

  9月22日,高途发布截至2021年6月30日Q2未经审计财报显示,收入为22.32亿元,同比增长35.3%,净亏损为9.19亿元,上年同期为净利润1863万元,由盈转亏;有道8月31日发布了2021财年Q2财报显示,该季度其净收入达12.93亿元,同比增长107.5%,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5.24亿元,上年同期为亏损2.58亿元,净亏损同比增加103.1%。

  没有悬念的是,两家公司亏损的原因则在于营业费用过高尤其是销售费用过高。2021财年Q2,高途营业费用从上年同期的14.50亿元增长至23.63亿元。其中,销售费用从上年同期的12.048亿元增至16.411亿元,这一增长主要源于为了扩大用户规模及提高品牌知名度所增加的市场推广费用,以及销售和营销人员薪酬的增加。

  有道2021财年Q2费用为12亿元,较上年同期的5.64亿元增长113%;其中,销售与市场费用为9.73亿元,较上年同期的4.45亿元增长118.6%。

  有道的核心业务包含以在线课程为主的学习服务、以智能硬件为主的学习产品和在线业务营收占总营收的比重为41.2%。曾道人六合专家论坛

  有道 CEO周枫表示,“预计双减政策将在未来几个月内进一步落地,所以现在就明确K12调整计划还为时尚早,我们相信,占收入一半以上的其他业务不会受到监管的直接影响。”

  高途2021财年Q2K12在线亿元,占总收入的比重则为93.68%,这也意味着,高途作为第一家线大班直播课公司的业务转型更为急迫。

  高途首席财务官沈楠表示:“第二季度,我们进行了业务架构的升级与优化,高途将进一步发力成人与职业教育、素质教育以及智能数字化教育等领域。在成人教育的探索中,我们公务员考试业务的ROI持续维持在相对的高水平,财经业务的付费人次同比增长近4倍,成人业务在快速的迭代与优化。”

  在高途发布财报当天(9月22日),教育中概股集体拉升,高途收涨26.02%,新东方收涨4.74%,好未来(TAL)收涨7.14%,有道收涨4.77%。

  9月22日下午5点,位于东城区珠市口的新东方学校门口,已经有老师等候着培训班的学生到来,经过测温,检查口罩后,学生们陆续走进校区。

  如今,新东方在北京市仍在授课的校区并不多。陶然共友大厦三层至六层,此前均为新东方学校陶然亭校区,如今已经人去楼空人去。《华夏时报》记者看到,在每层的门口张贴的通知中写着:“在未接到市、区各级教委关于培训机构恢复线下培训的正式通知前,我校暂停线下教学活动。在此期间,除必要工作人员外,其他人员均不得进入教学区。”而落款时间则早在2021年2月。

  9月11日,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官方微信公布了北京首批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白名单”,共152家,其中新东方仅10家,位于东城区4家、海淀区3家、石景山区1家、昌平区2家。新东方在财报表示,将根据最新的监管政策在 2022 财年关闭一些学习中心。

  新东方仅是K12教育公司的一个缩影。在K12业务退烧后,有的公司倒闭,有能力的公司立即转型。

  9月25日,新东方大学生学习与发展中心还宣布,将对现有的四六级项目、考研项目、出国考试项目、教资项目、财会项目进行全面升级,未来也将拓展计算机等级考试、司法考试等教育培训项目。

  当天,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在其公司大学生学习与发展中心升级的会议上表示,“很多人认为这次会议是一次新东方的转型,因为大学业务是被鼓励的项目,但实际上,我们心目中认为这是一次回归而已。从1993年新东方成立,一直到2000年左右,新东方的学员只有大学生。在这接近10年的时间里,中国有几十万大学生通过新东方的培训,顺利走出国门前往全世界的大学进行深造。”

  高途创始人陈向东则在财报中表示:我们近期对集团进行了快速的业务架构调整,重点发展成人教育和素质教育,进一步探索智能数字产品和职业教育。如果说2014年是高途的第一次创业,2016年是高途的第二次创业,那么2021年可以说是高途的第三次创业。

  而业务更多元化的有道反应速度更快。今年7月,针对义务教育阶段学科教育的“双减”政策正式出台,有道不断优化业务矩阵,形成了学习产品、STEAM课程、成人教育和教育数字化解决方案新的四大业务增长支柱。

  今年第二季度,得益于有道词典笔销量的大幅增长,有道学习产品的净收入达2亿元,同比增长139%;成人教育方面,中国大学MOOC的137门课程。此外,在素质教育领域,专注少儿围棋启蒙的有道纵横增势迅猛,Q2净收入环比增长180%;编程课续费率接近90%,创历史新高。

  而随着头部教育公司转型至此前非核心业务,成人教育、职业教育及素质教育等赛道将“内卷”成为另一个需要关注的话题。

  有教育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在现在的政策风向与转型热潮下,教育赛道的拥挤已经可以预料,香港老奇人论坛免费资,竞争势必愈来愈剧烈;影响在于,这将促使各位教育者在摆正定位的同时,回归教育本心,沉淀内容、激活团队、革新技术、升级教学服务体系,踏踏实实做精做细,才是长存之道。”

  对此,教育部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负责人也于9月23日表示,“学科类培训转向和资本涌入非学科类培训的问题,亟需出台相应指导意见,防止出现政策空白。”